艺刊摘要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艺坛春秋
 
从毛泽东书童到一代书法家 ——世界书画艺术家联合会主席王文祥先生艺术人生路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
    王文祥先生,现任世界书画艺术家联合会主席兼中国总会主席,世界收藏家协会副主席兼中国总会会长,世界文物艺术品鉴定评估委员会主任兼秘书长,中美文化艺术委员会中方常务副主席,中国紫光阁名人书画院执行院长,世界华人书画艺术院名誉院长,中国农民书画家协会名誉主席、黄宾虹书画艺术研究院名誉院长。
 
 
 
 
    2006年被美国国际商会授予“中美文化魅力书画家”称号,2007年被文化部和全国文联分别评为中国艺术大家、一代书法大师。2008年获“和谐中国迎奥运大型系列活动组委会”颁发的书法金奖。2009年联合国艺术家联合总会授予其“世界杰出艺术大师”称号。
 
    王文祥是当代中国文化巨子,书法界的一位大师,是收藏家、文物鉴赏家,是发表1200万字著作的学者。他的书法鸿篇巨作《毛氏书童王文祥书十一体毛泽东诗词》,用十一种书体书写,每种书体写毛泽东诗词67首,这在中国古今书法史上是个奇迹。特别是他用甲骨文、金文、小篆、章草书写毛泽东诗词67首,对甲骨文研究和开拓甲骨文、金文、小篆、章草书法,具有开创意义。
 
    王文祥,1940年生于河北省抚宁县山羊寨一个穷山沟里。父亲曾是中共地下工作者,后成为县级干部和远近闻名的书法家。在日本投降前夕,日本鬼子大扫荡到山羊寨时,七十多岁的老奶奶抱着四岁的孙子王文祥,坐在炕上听天由命。一个日本鬼子手持长枪,厉声问道:“八路的哪里?”“粮食的哪里?”老奶奶摇头说:“不懂!不知道!”日本鬼子气急败坏,用明晃晃的刺刀,砍老奶奶的头,血从头上流下来。孙子看到奶奶脸上的血,吓得哇哇直哭,并开口童骂道:“操你妈的,小鬼子!”奶奶听到骂声,死死将孙子的嘴捂住,由于鬼子没听清,才免于一死。那鬼子也气极败坏地滚蛋了。
 
    稍大之后,王文祥上了小学,当过儿童团长,为八路军送过“鸡毛信”,站岗放哨查路条。共产党、毛主席、八路军这些崇高的名字,从小就刻在王文祥幼小的心灵中。
 
    小学、初中、高中,王文祥一直没离开过书画,一直没离开过黑板报,别小看这黑板报,是他多年的书画园地,并在学校里初露锋芒。
 
    1964年,天津南开大学中文系毕业,因品学兼优,被分配到中共中央办公厅,在中南海后楼为毛泽东主席管理图书。
 
    据王文祥的顶头领导何透露:当时从各名牌大学的高才生选来的档案一大摞,都很好,要谁不要谁也没主意了。于是何请中办后楼翻译组长闫明复拿拿主意,闫看了后说:“王文祥的外语好,留王文祥吧”。何想,既然给毛主席选图书管理员,还是让毛主席的秘书田家英把把关吧。田家英看了档案后说:留下王文祥,他的字写得好。这样,就选定了王文祥,为毛主席管理图书。
 
    毛主席古今中外,涉猎极广,因此,各方面书籍要尽量备齐。王文祥的日常工作是购买新书或到北京图书馆借书,把购来的新书分类、上架。如1964年底,毛主席要看书法方面的书,田家英就指示后楼的王文祥等同志收集书法方面的很多书籍,送给毛主席阅览。
 
    田家英同志时任毛主席秘书兼中办副主任,经常来后楼图书室借书、看书。田主任和这位他亲自选定的王文祥,关系越来越密切。
 
    田家英当时负责编辑《毛泽东选集》,编辑部设在上海,他经常来往北京、上海之间,每当田去上海,或从上海回来,田常叫“小王”去接送。王文祥的毕业论文《文学作品中塑造新英雄人物的意义》一文,是田主任帮助修改后,送《大公报》发表的。
 
    田家英亲自将《毛选》五卷的清样稿,交给王文祥的顶头领导何,并交代说:“小王的文笔不错,这《五卷》的一、二校,让小王来校,让年青人锻炼锻炼!”
 
    王文祥惊喜地接到清样稿,连开了十几个夜车,将《毛选》五卷校对稿交给领导。从此,王文祥和田主任这位大领导的关系更密切了。
 
    田家英是才华横溢的青年史学家,他想写一部《清代通史》。他看中了王文祥的勤快和写一手好字,就让王文祥帮助收集管理资料。每到星期日,他俩经常去东西琉璃厂为主席选些书,也为写《清代通史》选些资料。东西琉璃厂的人都认识田家英,不认识常陪田家英一起来的王文祥,于是人们就问:“田主任,这位青年同志是谁呀?”田家英操四川口音说:“毛主席小书童”、“主席书童”。从此“毛氏书童”这个雅号就在中南海一部分人中传开了。
 
    王文祥常到田家英办公室,看毛主席的书法手稿,王文祥请教田家英怎样做学问,怎样读《资本论》,怎样调查研究?田家英都耐心地给“小王”一一回答。田家英不但是大领导,还是大学者。对“小王”的勤学好问,不但不反感,反而关系更加密切。一天,在谈话中,田家英问小王到中南海习惯不习惯。小王说:“非常习惯,我做梦都想见到毛主席,请您带我去见毛主席”。田家英佯嗔着说:“小王,你着什么急,以后有的是机会!”由于王文祥多次缠着田主任要见主席,一天,田家英说:“小王,你到东西琉璃厂买些书法碑拓和书贴,等主席从外地回来,送给他看。”小王一听心里乐了,知道这是田主任给他出了一个见主席的主意。小王跑遍北京各大小书店,买了一大摞书法碑拓书贴,送给田家英。田知道小王的来意,和主席办公室联系后,田带着小王,拿着一些书法碑拓,去主席办公室。一进门,田家英提高声音说:“主席,您要的碑拓都找来了,我给您请来个小书童,南开大学高才生。”主席正在沙发上看书,陷入深深的沉思。烟盘上的雪茄点而未吸,正燃着一缕细细的烟。看见田家英带个小青年进来,就往前欠了欠身,慈祥的目光打量着王文祥,并伸出大手,一边握着王文祥的手,一边操浓重的湖南口音说:“你叫什么名字啊?”王兴奋地答:“我叫王文祥”主席一边用手划着,一边说:“三横王?”“文化的文?”“吉祥的祥?”王文祥连声说“是”,手有些发抖了。主席看着他,打趣地说:“你的名字很好,搞文化一定吉祥”。说得田家英和王文祥都笑了。田家英接着说:“小王书法写得挺好。”主席看了看王文祥,又说:“你书法是学颜体?柳体?还是什么体?”王文祥答:“我什么体都学,特别喜欢您老人家的书法”。主席说:“不要学我的,学歪了,要学大家的。从楷书学起,把字写规矩了,再写其他体”。大约几分钟,打过招呼后,田家英主任和王文祥放下碑拓,走出主席办公室。
 
    出了主席办公室,小王再也控制不住了,泪如雨下。田家英佯嗔着并宽慰地劝说:“行了,行了!小王,你对主席朴素的阶级感情很好,但这很不够。你还要努力学习马列毛主席著作,把感性升华到理性,那才是真正的毛主席的好战士”。
 
    这一次见面,令王文祥终生难忘。如今王老回忆起“小王”的这段经历,总是激动不已。他说:“‘毛氏书童’在动荡时期是我的定海神针,在安定时期是我的指路罗盘”。
 
    毛主席另一个大秘书胡乔木同志,非常关心毛主席的藏书,他曾用自己的稿费五万元,作为后楼购书经费。他到各地出差,也时时想着为毛主席购些应备的书籍。几大本世界名画和市面上买不到的珍贵图书,就是乔木同志自费购买,空运给后楼的。乔木同志还亲自指导“小王”图书怎样分类,并和“小王”一起,两人各抱着一抱书,一本一本往书架上摆。乔木同志日常工作很忙,星期日,“小王”和胡乔木同志是中南海起得最早的两个人,他们不惊动别人,两人相约在图书室见面,有时“小王”晚来一步,见乔木同志正在那里静静地看书(后楼专门给乔木同志配了一把图书室的钥匙)。二人见面后,就在室内查看图书,已有哪些书,尚缺哪些书,乔木同志叫小王把需购的书目,开列一清单,以备他出差时随时随地购书寄来。
 
    1964年下半年,胡乔木同志因积劳成疾,在西湖养病,毛主席关心他的身体,劝他读些闲书。胡乔木是党内大秀才,学识渊博。他写了许多旧体诗词,陆续送到中南海,请毛主席阅改。他的秘书每接到乔木同志的诗词就请“小王”誊清后送毛主席审阅。毛主席阅后批示,1965年第一期《红旗》杂志和人民日报,发表了胡乔木的古体诗词。
 
    文革期间,王文祥被打成“XX亲信”、“XX余党”,批斗三年后,在五七学校劳动改造十年。在那特殊的年代里,他没有离开书法。没有毛笔和宣纸,他就用手在身上写,在地上画。他和看管他的人“演”《三叉口》戏,人来了写“检查”,人走了就写硬笔书法。他把写检查当成练习书法的极好机会。书法是他稀释苦难的稀释剂。他的精神在书法的天国里自由、快乐地徜徉着。
 
    文革后期,王文祥上书党中央,写了《中办冤案何其多》、《中办五七学校怎样迫害革命老干部》等文章,为杨尚昆等领导同志呼吁平反。此举受到党中央重视,杨尚昆称赞他:“你这中南海秀才,会写文章,你的文章为清算四人帮罪行,提供了炮弹,你为党立了一功!”
    三中全会以后,王文祥到人民大会堂、国家进出口管理委员会、全国人大常委会、中央统战部工作。这期间,他根据工作需要先后写出《经济特区》、《书画源流》、《台湾手册》、《港澳手册》、《中国经济特区和十四个开放城市》、《香港澳门百科大典》、《沿海开放城市和经济特区手册》、《全国名产趣谈》、《对外承包工程劳务合作》等,共编著图书1200多万字,与人合作主编图书3000多万字,编审图书200多本,多数获“图书精品奖”。
 
    1991年王文祥与全国政协副主席赵朴初等三人,策划成立“中国收藏家协会”。1996年3月,在人民大会堂正式成立中国收藏家协会之后,长期担任该会常务副会长、秘书长、法人代表,为中国收藏事业作出了贡献。
 
    2000年,王老退休后,书法成了生活中的第一享受。
 
    王老的书法作品,多次作为国礼赠送给美国总统老布什、克林顿、朝鲜金日成主席,泰国总理差信、颂差等,并由世界各大著名的收藏馆收藏。
 
    王教授为弘扬毛泽东的光辉思想和崇高革命情怀,为全面传承我国几千年书画文化传统,为给广大书法爱好者和青少年指出一条从楷书学起、循序渐进之路,从胡勾乱抹的萎靡书风中解脱出来,他用四年时间,每日工作十三、四个小时,写出了《十一体毛泽东诗词》,即用楷、行、行草、草书、章草、隶、魏碑、小篆、大篆、甲骨文、瘦金体等十一种书体,每种书体写毛泽东诗词67首。
 
    王老还写出了《书画源流》(2004年出版)、《书法理论指要》、《十一体书法源流》等著作把几千年来的书法,从书法实践、书法史、书法理论等层面上作了一个简明的小结。对我们全面传承中国书法传统,培养广大书法爱好者和青少年,提供了一个良好的范本。对弘扬书法文化,开创一代雄强秀丽、浑厚飘逸的新书风,具有重要意义。
 
    2009年7月2日,中国新华网新中国成立六十周年之“共和国见证”系列访谈栏目,以 “毛主席书童讲述往事”为主题,专访了王文祥先生半个多小时,如今的王先生早已成为很多媒体追踪的影子,早已闻名遐迩,享誉海内外,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他已近古稀之年,可谓春华秋实,德艺双馨,仍孜孜不倦,翰墨不辍,书法扬正气,浩气禀然的高尚思想品质,将永远是激励艺者前进的动力!
 
 
 
精品连展
西夏女.苏容九妹
森野(郭大铭)作
西夏女.苏容九妹
金山梓辛作品
娄述德作品
友情链接:
中广华夏(北京) 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
中视频道国际传媒
世界华商--全球人民华侨权威商业期刊
精拍艺术网
中国三峡画院
世界华人艺术网
联合早报网
百度
14
新浪
搜狐
雅虎
谷歌
世界华人艺术家书画展